瑞能煤业邵庆芳散文:一路向好
发布时间:2022-11-03 15:47:59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寒意越来越明显,被春秋温暖了许久的世界,似乎因冬的到来,而沧桑到皱眉。

白天也越来越短,下午下班,整个矿区,都似乎趋于灰暗。那一刻,我想到“冰清水冷”这个成语,可不是?路上归人稀疏,疾驰而过的小车随着红绿灯秒数变换的眼神而行而止。

一般情况下,我是步行回家的,从办公室出发就一步步丈量归程,平时最多半小时的路程也有我长长短短的思绪,在工作腾空大脑的时候,另外的思绪就非常应时地占满大脑,老人,孩子,花草树木,我都愿意看见,愿意亲近,愿意和他们在一起,各有各的乐趣,各有各的位置。

回家的路,需要拐五六个弯就能到,一到小区便可看见各种整齐的绿植,可遇见不同的同事或朋友,可听见孩子们欢呼雀跃的打闹声,还有最熟悉的家门,最熟悉的身影。人,有所投奔,就会脚下生风,再长的路,就都走得值。

唯独拐到桥头,我会停下来,慢慢悠悠地打量,那里行人步履缓缓,那里烟火气息浓厚,那里生鲜熟食各有特色,小推车,小地摊,年轻人,年老者,说创业也罢,说谋生也行,不同阶段的人生滋味在或坐或站的风景里飘荡着;桥身并不长,可当人们聚集起来的时便成了这个城市的生活,在清晨霞光中,在夕阳晚照时,迎候着大家,也迎候着我,不必情怯,这样的氛围一直属于我,我也愿意一直属于这里。我从来属于烟火,喜欢迎着朝阳出门谋生,也喜欢顶着夕阳回到家的怀抱,只有这样,才觉对得起家人宽敞的胸襟,对得起家人长长的等待。

出得桥头,穿过马路就到小区,抬头,有灯火通明的温馨,有暗无光感的寂静,或明或暗的景象里,一个家,如一本书,人人书写生活,符号若众生,我怎能例外?

一页页的书,一段段的路,我在我走过的岁月里。有人留意,我是幸运的,我用文字记录了喜怒哀乐,如若不然,也不在意,众生不尽相同,相似也很难,我只在乎入了心的人和事,也尽己所能翻起生活的书页,多停留的时刻说明这页的重要,有关亲情、友情,爱情,都是生命中重要的部分,从不愿意让这样的书页尘封,也不愿意看页面发黄;至于我能不能在他人的书页里,无关重要,在能相遇的时空里,各自安守,斜阳残照,沧海月明,一任时光枯荣。

小区人行道两边的冬青都开始黄了,红了,有些甚至干枯,可并不难看,反而更有了季节的韵味,温敦醇厚;像人,经过葱茏的年岁,被岁月逐步换了妆容,想当年也曾星星泛绿,也曾被春风钟情,也曾周身光鲜明媚,但岁月还算公平,在不同的时段,让万物按各自的方式和节奏层层递递着生命的颜色,汲取着岁月养料,丰腴着生命的内涵,演绎成一段夏意情浓;到秋天也不着急着老枯,慢慢地,看周边花卉绿植一茬一茬投奔,等凛冽的寒风吹落最后一批树叶,才肯渐老渐枯。

今夜,我为何要用这样的笔墨记她?是她孱弱的身体在倔强地坚持?还是我孤寂的背影里缠绵的牵挂?抑或也有心力不足的无助?人到中年,一边获得一边失去的不平衡随时会让人趔趄。很多时候,喜欢自己养些绿植,这种生命之色偶尔能清除奔波的疲惫,再就,家人侯归时的温馨灯火也能温柔步行而来的双脚,于此,我一直心存感激,感激一路的风景,感激路上伴我的亲友,感激我走过的路,每一寸,都曾触及我的温度,都曾传递给我力量,我的感激不会言语,只是化作了日日不停的行走,和一路起起伏伏的想了再想。

楼下,几顶蓝色的、绿色的帐篷横在路中间,要是早些年,这样的放置定是不许的,如今,却成为防护我们安全的屏障,等暗夜到来,家家户户能安宁平顺的休憩,第二天一早按时迎着朝阳出门,是极其幸运和幸福的。疫情三年,口罩成了人们的面具,很多时候,视力不佳的我也会认不出或熟悉或久未见面的朋友,更不说去见一见想见的人,让人过敏不止是口罩,还有让心过敏的远方,那种阻隔是穿透肌肤的思念,相害于命脉。疫情,虽阻止了多人前行的脚步,但没有阻止我们乐观坚强、乐此不疲热爱生活的态度,更不能隔离是关爱的亲情。风雨彩虹,四季转换,只要还能走在路上,总有机会走到更远的地方,赏到更美风景。

如白落梅所言:我始终相信,走过平湖烟雨,岁月山河,那些历尽劫数,尝遍百味的人,定会更加生动而干净。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买球APP官网(中国)集团有限公司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